Tag Archives: 45K黑夜長征

10620238_10152870910004497_3102732243824413716_o.jpg

45公里黑夜長征 (麥理浩徑4至8段)

報呢個比賽之時,之前完全無考慮過雷利會令我咁有挫敗感 (唔算好滿意自己當日表現)--又扭傷腳,又作抽筋,又差啲中暑,好彩都叫做順利完成。休息咗幾日,做過推拿,身體恢復得好快,扭傷嘅腳腕都無乜異樣;而隊友雄哥雖然喺完成雷利之後都無乜異樣,但間中仍受傷患影響;而醫師今次係獨行俠報咗個人組。雖然大家口講當日唔知可唔可以出賽,但大家兄弟都心中明白,以大家嘅鬥心,就算出嚟成績唔好,都一定唔會退出比賽。 當日3子約埋喺馬鞍山食完個豐富中午tea,就搭99號巴士入到企嶺下,已經見到好多參賽者一早到達起點。我哋存放好行李,拉完筋就四圍行吓。大約六點,大會已開始宣佈參賽者可以進入起點位置。 我同雄哥隊名「啤Bear雄」,大家都對落斜落樓梯比較有信心,所以預先已經有咗默契:上斜急步行,平路落山就jog,而且因為知道自己狀態應該跟唔到醫師,就叫醫師自己跑去做成績,之後大家再終點集合;時間方面,因為大家都上星期跑完雷利,今次定下目標8個半小時內完成已經有交代。 六點半比賽開始時天已入黑,一起步醫師已跟住一大班人衝咗出去,雄哥就不斷同我講,「唔駛跟,開頭都係一大段上斜路,保留體力,急步行跟返自己pacing」。所以我就跟住雄哥一直急步上山,每行一段,雄哥都會確定我係唔係跟喺佢附近。直到第一個落斜,我同雄哥就開始jog,因為速度快咗,雄哥無再回頭確認我嘅位置,就會間中叫我一聲;而我聽到就會同佢講返我喺佢左/右手邊。 今日感覺腳腕好似無乜事,而且狀態都回復正常。 上到馬鞍山,聽到有人數位置,我哋大約喺70左右,再過一陣,前面已經見唔到人,後面都唔覺有人跟嚟,我哋繼續一路慢jog,去到涼亭,突然覺得「咦?咁快嚟到嘅?」。再過埋茅坪,就喺差唔多去到基維爾營地,突然俾地下嘅樹枝棘親跌倒,跌損咗膝頭,但見無乜事就起身繼續去,去到基維爾營地補給站時間2小時03分。 我哋補咗水,等雄哥頭燈換埋電,我哋又繼續出發,好快已經去到沙田坳道過埋CP1,之後jog落沙田坳士多,嗰陣係9點05分,見到無嘢補給我哋就繼續去。 上完獅子山,就喺落山嘅時候發現自己體力開始下降,就同雄哥講好喺上筆架山前嘅涼亭做補給。捱到涼亭,馬上補Gel補鹽補水,但呢短短唔夠5分鐘,已經俾一行十幾人過咗。補給完繼續上筆架山,由於啱啱補完Gel,仍未有足夠體力,只好依靠行山杖慢慢爬上去,上到山頂,到落山路我哋又開始追上去,到達龍欣道CP2佢哋已經被我哋追上,去到鷹巢山前涼亭,大部份之前超前我哋嘅參賽者已經被我哋追返,而呢個時候我跑得開始有啲辛苦,雄哥就由我帶pacing繼續jog,跑咗一陣開始上返力,去到大埔道時間1小時40分。 之後我哋繼續慢jog,去到金山路已經開始肚餓,我哋一路食嘢一路急步上斜,雄哥就食醫師開賽前俾我哋嘅蛋糕,而我就食雷利攞多咗嘅PowerBar。就喺離開金山路轉去上山路段,我哋又被一名女師姐過頭,而之後嘅落山路段,我哋一直緊貼嗰位師姐直到城門水塘CP3,時間42分。 去到城門水塘,飲咗半樽水動樂,發現原來仲有冰凍可樂,飲住可樂食咗兩件三文治,補好水繼續出發挑戰針草帽。 慢跑去到針山山腳,看看手錶已經用咗6小時5分,睇嚟仍然可以做到8個半小時內完成,就抖足精神上山,不知不覺就已經到達針山頂 (明明上次上山辛苦得要死),正當我哋補水補Gel,嗰位師姐同佢隊友就喺針山頂過我哋,之後喺落樓梯,我哋又緊貼佢哋。最後我哋兩隊幾乎一齊到達山腳,之後兩隊都一直keep住急行上草山,差唔多到頂,我同雄哥加快步伐將佢哋拋離,雖然喺草山山腳因為無標示等咗一陣,之後慢jog又一次再將佢哋拋離,到達鉛礦坳時間1小時38分。 鉛礦坳只得水同唔凍嘅可樂,我同雄哥補完水同Gel,就過CP4開始上大帽山。嗰陣時間已經6小時43分,雄哥就問唔知我哋可唔可以8小時內完成呢?(上次試路大家都心知仲有一大段山路要行,之後有超斜石屎路,仲有6km長落斜路) 於是大家集中精神,一步一步不停上,上到大石陣,亦唔知道雄哥點樣搵到條路,總之就跟住佢跨石而上,上到頂之後開始有啲平路,呢個時候開始有啲霧水,雄哥再鼓勵我「我哋仲有機會8小時內,如果得嘅我哋就慢jog,少少都好,一啲啲時間去追」,其實今日狀態比雷利嗰日好得多,體力仍然有貨,只係上山之後要啲時間回氣。所以見雄哥開始jog,我就跟住jog,佢跨石我又跟住去。 感覺好似唔係過咗好耐,突然感覺呢度好似就係開始落山路段,就問雄哥,雄哥啱啱答完「未到,都仲未見到個白波」,跟住佢突然認得係呢度開始落山,我哋精神一振,就係咁衝落去石屎路。 飲咗啲水,我哋繼續急步行上大斜路。呢段路雖然斜,但都可以同雄哥繼續講笑,感覺好似只係轉咗幾個彎就已經見到燈光,我哋已經上到大帽山頂。睇睇時間,7小時15分,雄哥話佢上年成績七小時五十幾分,仲有6km大落斜,我興奮問係咪有機會pb?雖然佢話未到終點都未知,但我哋仍然希望成功,無再休息,依靠行山杖減輕膝頭嘅壓力,慢慢地跑落去。 數住一個個嘅彎位,心情就愈來愈興奮,終於見到燈光,我哋加快腳步,最後以7小時38分,團隊第七名衝過終點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分段時間: 1. 水浪窩至基維爾營地 : 2小時03分 2. 基維爾營地至大埔道 : 1小時40分 3. […]

Share
Continue reading »
1597078_10152305016399497_166841426_o1-150x150.jpg

[45K黑夜長征] 試跑麥徑4-8段

同雄哥醫師一齊參加咗「45K黑夜長征」,時間係雷利之後嘅星期六。其實跑完上星期六嘅終極長課之後應該休腳,但麥徑我甚少行,最遠只去到城門水塘,所以就想盡快約埋走一次,就諗住重陽假期大家都放假,可惜醫師要睇證未能出席。 諗住星期六走完長課,雖然星期一同朋友行麥徑2段,都只係郊遊mode,體力上感覺應該可以順利完成。 同雄哥飲完茶,喺馬鞍山坐99巴士入到水浪窩營地,09:30出發。開始無耐,就要沿石級走上600M嘅馬鞍山,之後仲要繼續上上落落,加上太陽曝曬,而且一滴山風都無,體力被消耗得厲害,後段已開始有死死哋跡象,雖然上山平路仍然急走,但落山仍然可以跑住去,終於走完好似無窮無盡嘅路段落到沙田坳道,本想用山水淋身降溫,但睇到原本有水流出嘅幾個位置己經乾涸,唯有慢jog落山希望盡快去到士多補給,最後到達時間為3小時25分。 用半個鐘食個飯同補水就繼續上獅子山同筆架山,食完嘢總覺得腳步沉重,加上補給後,水放得唔好,好難跑得郁。經過兩、三次不停擺位,終於放穩咗,就開始慢jog,呢段由於有樹阻擋太陽,走得比較先前舒服,到達大埔道時間為1小時29分。 之後無休息繼續慢jog到金門路,就沿金門路行上去,之後仍然用「上斜行,落斜平路慢jog」,慢慢開始感覺到原來身體似乎仍然未休息夠,到達城門水塘燒烤場時間為47分。 燒烤場擠滿咗燒烤嘅人群,汽水售賣機沽清,路旁賣水嘅伯伯被人群圍得團團轉,我哋最後決定唔買嘢飲,稍稍用水洗面降溫後,就慢jog過大壩準備上針山。 呢個時候天開始落大雨。原來今日係「針山十登」比賽,去到針山腳見到跑友成成做緊義工,say個hi就繼續上路,一路上不斷有比賽緊嘅師兄跑落山,我哋就慢慢繼續上,去到一半,又見到另一跑友夢離。去到針山頂見到兩位義工師兄,傾咗一陣順便休息一下,師兄就問我哋夠唔夠水,因為比賽己經完結,可以把剩餘嘅水都俾我哋,我哋將水樽入滿就繼續出發。 落完針山,己經見到其他義工收拾物品離開,我哋仍沿住石屎路繼續行,行到草山腳,雄哥問我上唔上草山(因為我帶漏咗頭燈),如果上草山,就唔能夠入黑前去到大帽山。結果我哋跳過草山段直jog去鉛鑛坳,時間1小時35分。 喺鉛鑛坳休息咗大約5分鐘,食咗包gel,趁未天黑就一鼓作氣去埋大帽山。半路遇到一位正喺大帽山跑緊落嚟嘅師兄,話之前大帽山落好大雨,我哋之為只好似城門水塘差唔多,點知一上到山,全部路面都係水氹,石頭都變得濕滑,好彩多得行山杖嘅幫助,好幾次踩喺石面上差啲冼低前都可以平衡到身體。慢慢行完呢段泥濘路,見到石屎路諗住有好日子過,點知原來先係惡夢嘅開始。 好彩有行山杖嘅幫助,但要行上呢段好似行極都行唔完嘅大斜路,真係無咗半條命,一路不停上不停轉彎,十分消耗人嘅意志。終於去到個「白波波」,停低休息一陣,馬上又開始落斜,我同雄哥行咗一小段俾我調節呼吸,又開始慢jog落去。呢3K落斜同頭先一樣,都係落極都好似落唔完。好彩前兩日趁住休息睇咗好多學習資料,就慢慢去試慢慢印證,雖然慢咗啲啲,但膝頭真係無咁受力,而且跑咗一陣,呼吸己經回復暢順。 感覺跑咗好耐好耐,終於見到燈光,一個大閘出現喺我眼前,直覺以為到咗家鄉,差啲叫咗出嚟,雄哥話原來未到,仲有1K多,我忍耐繼續跑落去,頭先一大段落山路令肌肉勞累,就改變跑姿改變落地位嘗試令腳嘅其他部份受力,跑到一半天己黑齊,我哋就沿住馬路仍嘅白線走,終於到達終點荃錦坳扶輪公園,時間2小時01分。 分段時間: 1. 水浪窩營地至沙田坳: 3小時25分 2. 沙田坳午餐: 30分 3. 沙田坳至大埔道: 1小時29分 4. 大埔道至城門水塘: 47分 5. 城門水塘至鉛鑛坳: 1小時35分 6. 鉛鑛坳至荃錦坳扶輪公園: 2小時01分 Arvid Poon

Share
Continue reading »